tattoo.jpg  

I want a Tattoo.

No reason , I have been thinking it for years...


**

烏鴉畫過天際,望向天空,

為什麼不會產生像噴射機飛過的美麗雲線圖?

因為,你不夠高調,

你沒有噴射機的音爆,沒有燦爛的塗鴉,

於是你只能默默的接受世人的唾棄。


這天下起了雨,

鬱悶的人們總是在太陽不小心洩漏出雲海的時刻驚呼,

看著路人報以微笑,

誰說微笑是國際語言?

其實微笑是國際共通的面具,

偽裝自己的心情,

偽裝自己的憤怒,

偽裝自己的鄙夷,

偽裝自己的軟弱,

偽裝自己的不安,

偽裝自己的難過,

偽裝所有的自己。


**

總是在風中聽見遠方的汽笛聲,

輕輕響起,淡淡飄去...


送完了舊,

我發現,酒是萬能的吐真劑,

平常不說的,埋在心裡已久的,

全在此刻爆發...


莫名其妙,無可救藥,

總是在說出口後,才思考對錯,

酒精,在有旁人的情況下還是少碰為妙...


臨走前,

圍在圓桌,坐在前兩任隊長中的一番對談,

四面八方的資訊同時射入已被酒精控制的大腦,

莫名的壓力頓時增加,

我,真的很悶嗎?

我,真的很少話嗎??

原來,我在大家心中這麼難懂...

不意外,我自己也摸不透,哈~


路旁的交談,微飄著細雨,

我早已有所預感,

只能說是,出乎意料,

十分有趣。

**

I still want to tattoo on my body some day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DLuffy 的頭像
MDLuffy

風不能吹,就做最瀟灑的落葉。

MDLuf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